米糖相剋 日本殖民主義下臺灣的發展與從屬-柯志明

作者:柯志明

讀本:《米糖相剋 日本殖民主義下臺灣的發展與從屬》

0v04ugag.mq0

導言

1. 本書主要對話的物件是日文文獻裡相關的帝國主義與殖民經濟理論。筆者除在理論上與不同的見解從事批判性的對話,更提出自己的理論架構嘗試補全前此各家論法不足之處,以期對於日治臺灣的殖民發展得到一個比較全面性的瞭解。本書專注的是對於歷史事實的重新解釋與新見解的提出。

2. 臺灣殖民發展研究爭論的焦點集中在發展與從屬(依賴理論)的問題上,以此區劃出兩大不同的研究取向。

3. 矢內原忠雄:以糖業作為研究重心,呈現出在日本帝國主義的政治、經濟支配下,壟斷資本如何透過分解和改造當地既有的生產方式,而達成資本集中化及本地生產者的“無產化”。

4. 矢內原忠雄應用馬克思的原始積累概念來詮釋日治臺灣的土地問題。意圖表明殖民政府如何扶植日本資本剝奪本地農民小生產者的土地,予以無產化。“所謂原始積累,不外就是生產者與生產資料分離的歷史過程”。其誤區在於,將殖民支配被視同為資本逐步滲透、消滅本地傳統生產方式,而代之以典型資本主義雇傭生產關係的過程。

5. 矢內原忠雄呼應了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他觀察到“壟斷資本主義化”,即二十世紀以來伴隨著日本的工業化及國際強權間競爭的激烈化,日本產業逐漸集中化,形成壟斷資本。其在臺灣支配的部門,即是蔗糖部門。

6. 殖民地資本主義化的過程不只帶來了生產力(生產技術條件)的提升,其生產關係(生產的社會條件)也改變了,新的(資本/勞動)生產關係與民族支配一併運作,造成民族對立與勞資對立。殖民支配追根究底是階級支配的體現,壟斷資本的支配造成階級兩極分化,從而更加凸顯了民族對立的問題。對矢內原忠雄而言,資本謀取利潤的邏輯往往淩駕在“文明開化“(現代化)目的或民族利益之上,成為最終分析的焦點。

7. 但是,列寧的帝國理論把焦點放在資本主義的結構變遷上,而不是在殖民母國與其殖民地的關係上。矢內原忠雄偏重“階級結構”輕忽“殖民結構”,把“殖民結構”化約到“階級結構”。帝國主義說在分析殖民發展時,往往過度強化外在決定論,對殖民地內部社會生產關係的轉變採取直線演化的觀點:走向“資本家/勞工階級”兩極分化,被指責是目的論。從日治全期整體的經驗來看,不是古典馬克思學說預測的無產化。

8. 川野:以米作為主要研究物件,分析資本主義的市場法則如何在殖民地運作和擴展,以及如何透過價格機制平衡部門間生產力發展的落差,而達成經濟均衡。西文文獻引述1920年代中期以後臺灣米作生產的擴張及農民生活水準顯著改善的現象,用以凸顯日本殖民主義有別於一般西方殖民地尊重特區經濟出口商品作物的生產而以土著傳統部門糧食作物生產為犧牲的作風,平均而均惠式的發展。

9. 除了生產力的改善外,川野著重的是商品生產及交換的擴張,以及維生式生產(自給經濟活動)的相對消退。其研究中心是殖民地在受到外來衝擊後如何調試過來。川野的分析,蓬萊米與在來米的不平衡發展是個過度性的現象。

10. 筆者意識到兩個理論模型是對立的,馬克思主義vs新古典經濟學,把理論用到對方的部門都不適合。

11. 塗照彥質疑矢內原忠雄將殖民發展化約到資本主義發展的一般法則裡,將臺灣經濟各個領域資本主義性質對照資本主義發展史的一般規律而加以說明。他認為,日治臺灣只是“局部資本主義化”,矢內原忠雄只掌握日本壟斷資本,無法掌握本地資本(地主制)。

12. 塗照彥認為,對殖民者而言,與其廢除本地地主制,不如“溫存”與“利用”之,更加有助於日本資本主義自身利益。以地主制與資本制分別代表本地與外來的生產模式,強調兩者並存的現象,並進一步透過外來資本與本地地主間的民族對抗與經濟勢力消長來界定“殖民地化”的內容,以直接租稅之征斂說明本地地主制與外來資本制間“溫存與利用”關係的連接機制。

13. 塗照彥忽略了家庭耕作式農業——家庭作為生產兼消費基本單位為基本特性的重要現象。其對於“並存”的現象偏重於政治面向,視之為殖民者與本地地主間政治上的對抗與妥協的結果。

14. 本地的社會經濟體系“既保存又分解”的過程中以保留其基本的生產方式,經過商品化的改造後,被整合入資本主義經濟裡。具體來說,就是沒有進展到把農家的勞力也轉變為可供售賣的商品(即農民的無產化,變成出售自己勞動力的農業受雇者)。雖然農業生產的商品化為日資農企業支配農業生產創造了先決條件,卻並未使雇傭關係擴展到農業生產內,這通常其他西方熱帶殖民地進入資本主義農業的直接途徑。

15. 在日治臺灣,家庭耕作式的生產方式(農民生產方式)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間是種並存關係,而不是取代的關係,筆者稱之為連屬關係(articulation theory)。從連屬關係來看,土著社會被納入資本主義經濟後加速商品化所帶來的結果並不一定是原有的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分解。相反地,不少例子顯示土著原有生產方式許多的特性在經過商品化改造的過程後,不僅得以保存下來,有時還被強化了。在過程中,資本主義並沒有從內部根本改變土著非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卻巧妙透過一些改造把後者納入資本的支配。

16. 殖民初期的土地稅制改革,遂順勢排除了多重地權,確立小租權為法定的土地所有權,從而保障了原有家庭耕作式農業生產方式的延續。農業並沒有被轉化為一無所有只能仰賴出售自己勞動力為生的普羅階級(雇農)。而這不是前資本主義的殘餘,而是連屬的一種新型式。

17. Chayanov學派直視農民經濟為另一種生產模式,強調家庭農場以家戶為生產單位、仰仗家庭成員無酬勞動的特異經濟理性,即“自我剝削”,構成農民經濟競爭上有利的條件。

18. 從屬理論學派不滿於演化論式的雙元論太過西方本位的思考方式,轉而站在落後國的立場予以批判。雙元性經濟的產生被此派視為先進國對落後國支配的結果,而以中心/邊陲的關係來統稱先進國/落後國間的從屬關係。從屬理論點出經濟部門間——外資部門/土著維生部門——不平等的分工關係以及其與國際層級支配體系間的關連。

19. 中心和邊陲之間,產生了“不平等的交換”,Samir Amin稱之為“邊陲資本主義”。所有帶動效果都被轉移到支配國,受支配國的外資部門可說是支配國先進經濟的延伸而已。

20. 米糖相剋:由於日治前期的米作生產主要是為了滿足自家消費,所剩再提供島內有限的市場,因此本地米作生產的成長與蔗作比較起來接近停滯。1925年後,臺灣米的生產與出口配合日本需求的遞增而急速成長。米農的生活水準伴隨著生產力的改善而上升,蔗農要求取得與米農同收入之壓力隨之而來。

第一章

21. 日治初,臺灣納入日本資本主義經濟的過程大要分成兩方面進行:除了殖民政府積極介入基本建設的整備與農業生產的商品化外,日本商業資本與農企業資本也著手滲透改造臺灣農村經濟。

22. 在制度上,殖民政府如何兼顧殖民地既存的土地習慣與引入的現代資本主義私有制,創造出一個家庭耕作式的農業;在經濟上,它又如何透過政策來推動及擴展殖民經濟內的商品生產,並提供有利於日本資本(特別是糖業資本)累積的條件。

23. 殖民政府受到莫大的壓力:恢復秩序及達成財政自立,否則日本只好放棄躋身殖民帝國的美夢,賣掉臺灣。為了減輕母國的負擔,殖民政府勢得仰重當地稅收,尤其是田賦的收入,以支應其行政開銷。

24. 進行土地勘察,就百姓的立場而言,主要是擔心地權尚未明確的土地會被沒收,故企求一紙繳稅的收據以為憑證。土地稅的收入在明治維新時曾扮演重要角色,後藤同樣視土地稅制的改革為增加歲入的主要手段。

25. 壟斷鴉片生產與銷售的利益,“專賣”收益也是財源。1898至1907年間,鴉片生產及銷售所得的淨利每年約為124萬圓,1900年以後,樟腦成為僅次於鴉片的第二大專賣收入。在鞏固統治及擬定商品生產基礎的時期,專賣利益構成總督府的重要收入來源。殖民政府排除洋商,賺取壟斷利益作為額外的財政收入,這筆專賣收益與提高關稅一起構成政府收入的重要來源,也反映出洋商勢力的消退。

26. 殖民地每人的直接稅收負擔在1904-1905年時大約是每年4.55圓,比日本高出36.2%,也遠比清代為重。如此重的稅負導致日治初期臺灣蔗糖生產大為衰退。

27. 殖民初期的財經政策因此環繞在商品化本地的農業生產與交換,以及就地支辦的利用殖民地本身的稅收應付沉重的財政支出。大規模的經濟基本建設構成貼補工商企業的社會間接資本,提供日人投資的誘因。

28. 在早期日本私人資本缺席的情況下,殖民政府成功的動員了本地資源推動農村的商品生產。農產品出口——主要是糖和一次大戰以後新加入的米——對減輕日本的糧食問題大有助有益,自殖民地湧入的大量農產品減低了日本國際收入平衡的壓力。

29. 再生產:來自殖民地源源不斷的廉價農產品減輕了母國勞工階級的生活開銷,從而得以降低勞動成本促進日本資本的累積。

30. 殖民政策的目的在改造當地的社會經濟環境以配合殖民者的利益。肅金清改以小租戶作為“田主”,而以大租戶為包攬收稅的不法中間寄生者(包糧者)。其說法似乎完全無視墾戶制的起因,以及墾戶原先所扮演的社會經濟功能。

31. 取消日益沒落的大租權,確立真正的土地經營者——小租戶為業主,引用現代私有產權的法規保障其“自由而絕對”的土地所有權。這對本地傳統土地制度的漸進式改革與調適保護了出生永佃農而多自任耕作的小租戶,因而也有助於保存在家戶生產方式下普遍存在於臺灣農村的家庭農場。

32. 臺灣移民在清代花費兩百多年的時間才引水灌溉了150456公頃耕地(1903),但在殖民政府的督導及大量的公共投資之下,1903年至1942年間增加了394638公頃的灌溉區,約為原來的3.6倍。小租戶雖然不滿於沉重的稅負,但卻由生產和收入的增加上取得補償,這為殖民政府與小租戶的結盟提供了良好的基礎。

33. 借由與洋商維持形式上的商業關係並與其分享利益,本地糖商(如陳福謙)得以保有買辦的身份,這也是洋商在臺灣的砂糖貿易上何以仍得屹立不搖的重要原因。

34. 日資在殖民政府及“財閥”的支持下,如何驅逐外資及本地資本的勢力。日本壟斷性的大商社(三井、增田屋)將久為洋商服務的買辦攔為己用。接著日本商人乾脆直接和生產者接觸,向他們購買蔗糖,不再透過中間商。在日本銀行的贊助下,日本糖商以低於本地商人的利息貸款給蔗農。

35. 商品化導致農業生產日益分殊化,維生作物減少而為現金作物所替代。農村商品化,就生產而言,反映在自給的生產逐漸為市場取向的生產所取代。就消費而言,則反映在農民生活支出中現金比率的增加。在1918年,現金支出約占米農生活支出的56%。

36. 種米的佃農繳實物地租沒有因納稅而引起的現金需求,蔗作佃農卻必須以現金繳納地租,對現金需求較大。蔗作收成時佃農正處於最不利的市場時機,為應付繳租期限,往往被迫賤價出售求現。作物愈商品化,農民受到的市場支配愈深。

37. 米出口的急速增加乃是以供農民自家消費及島內市場消費用的在來米為犧牲。在出口生產(蓬萊米與甘蔗)的擴張下,用來種植在來米——維生米的農地大為縮減。外銷米生產的擴張造成維生米的縮減,貧農被迫以較劣等的進口米來替補。

38. 在商品化的過程中,農民被迫出售更多的作物,換取更多的現金,購買更多的商品(包括原本自給的糧食)。商品化也帶來日益細密的經濟分工,農、工業的分工也在農村中加速進行。資本對農業的滲透進一步把原本附屬於農業的農產品初級加工業也分離出來,納入工業裡。農民成為純粹的農事從業者,在市場競爭的壓力下被迫不斷改善生產力以維持收入,再也無法從副業(農業加工業)裡取得額外的收入。

39. 為了標準化農業產品的品質和規格以及降低原料收購成本,糖業資本透過資金貸放(以生活資金為主要專案),技術轉移與督導,加上大規模的水利、運輸及儲藏等投資,左右了農民生產的外部條件。農民雖然仍保有直接生產者的外貌,尚未與生產資料分離,其實已經牢牢受到資本的制約。

第二章

40. 古典馬克思學派與Chayanov學派的大辯論,兩派人均致力於界定資本主義經濟內農民所扮演的角色及其變化的趨勢,彼此看法卻南轅北轍。古典馬克思學派,正如他們在研究工業部門一樣,認定資本主義在農業部門的擴張必定帶來農村階級兩極分化,即傳統的生產模式必將日益衰退而消逝,由資本主義生產關係取而代之,形成農村資本家與農業無產階級,並朝兩極繼續分化。對馬克思而言,資本主義原始積累,狹義來說,就是在資本主義發展之初始階段,以剝奪農民土地將他們轉化為一無所有的薪資勞動者為主要特色的資本積累過程。

41. Chayanov學派這認為即使在資本主義經濟支配下,農民家庭農場不僅未曾消失,生存力反倒強過以資本主義方式經營的雇工大農場。家庭農場仰賴家庭成員提供無償勞動,家庭農場成本會計內生產成本的項下因此欠缺工資這個項目。追求利潤極大化的資本家企業則必須固定支出薪資(勞動成本)。在扣除(勞動成本在內的)生產成本後,能否維持一般資本市場上的平均利潤率,直接關係到資本家企業的存亡。家庭農場卻只要家庭成員的維生需要可以得到滿足,即可以維持下去。家庭成員的消費水準及工作強度乃是視家庭需要而主觀決定的,並非取決於外在勞動市場的供需,同時,家庭成員的消費水準及工作強度可以非常彈性的調整,這就是“自我剝削”。Chayanov學派認為,農民雖然受制于資本主義生產模式,黨卻有效抗拒了資本的滲透,而自成生產模式:所謂“農民生產模式”。

42. Vergopoulus倡言:“家庭耕作制乃是都市資本主義用以控制最大農業剩餘勞動的最佳方式”。

43. Chayanov學派傾向于假定農民只能在維生邏輯下從事簡單再生產。馬克思學派的學者則致力於維護馬克思就商品經濟下的家戶式生產所提出的小商品生產。馬克思學派的小商品生產觀點強調,在家戶經濟內資本與勞動(或者說生產資料的擁有者與受雇者)雖然難以區分,資本的積累卻仍然不斷繼續進行;從事商品生產的農民(作為小商品生產者)遲早會隨著資本的累積而產生內部分化。

44. De Janvry發覺,農民往往就是資本主義雇工農場或工業的兼職勞工,即“半普羅農民”。農村無產階級往往保留一小塊地,是他們外表看起來像是農民,其實他們的社會生產關係早就是具有工人的特色。De Janvry認為“半普羅農民”是過渡現象,正朝無產/資產階級方向分化。農村裡存在著階級分化,而且正形成雇工/資本的關係。農民生產模式雖然一再提及農民與雇工大農場、或農業與工業間關係的不平等特性,卻仍然不脫其為淡化階級剝削關係的一種扭曲解釋。

45. 矢內原忠雄直接引用古典馬克思學說有關農業資本主義的理論,現代土地所有制度的建立方便了日本資本集中土地,並造成臺灣農民的無產化。但經驗事實卻與矢內原忠雄說法有所出入,現代土地私有制雖然大有助於臺灣農村商品生產的擴展,但就長程而言,它卻有礙日本資本對臺灣農村生產的滲透。

46. Kautsky提醒我們,農地的價格往往不是由經濟規律決定,而是取決於農民對土地的依附程度。一個關心利率的企業家絕不會以超出這個原則以上的價格來購買土地,党農民小商品生產者可以為一塊土地付出更高的價格。

47. 臺灣農民對自己維生手段的依附及家戶式生產特異的經濟理性,導致高昂的地價,同時有礙於糖業資本透過購買方式取得土地。此外,本地資本也熱衷於土地投資。這多少與工業部門被日本資本霸佔、投資機會受限有關。

48. 與臺灣成明顯對照的是荷蘭爪哇的例子。1870年,荷蘭殖民政府施行新土地法,推動現代土地所有權制度,以方便土地的轉讓、租借和使用。然而,土地法改革後的爪哇卻走上與臺灣大不相同的路子:新土地法帶來了“資本主義雇工大農場”。

49. 作為對照,二十世紀初臺灣的土地改革,雖然與1870年的爪哇一樣,以確立土地私有制度為目的,卻為家庭耕作式農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基礎,同時也製造出雇工大農場的競爭對手。臺灣本地人土地所有者擁有較強的土地私有觀念,而且挺身反抗迫使他們與土地分離的所有意圖。面對小家庭農場的抗拒,日資雇工大農場的擴張受到了限制。

50. 兩個表面上看來性質相近的土地改革何以會對生產關係造成如此不同的結果?臺灣原本就有高度發達之土地私有觀念(自由而絕對)的本地社會更進一步鞏固家庭耕作式的農業;爪哇則因土著原本就不習於土地私有,反而造成土地集中與資本主義雇工生產方式的快速擴張。關鍵因素是落在土著社會既存的地權關係和社會經濟結構上。

51. 臺灣農業經營乃是以家戶式生產的家庭農場為其特色,構成資本主義農場主要部分的日資大型甘蔗栽植農場其實是農業部門內的特區。

52. 勞力賣賣在農村雖然司空見慣,然數量卻相當有限,而且大部分發生在農民彼此間,實不足以賦予受調查農戶資本主義生產的特性。日治臺灣絕大部分的農業生產方式實難以勞資雇傭稱之。

53. 農業工人主要是來自農民自身,而且以季節性的外出工人為多。這種農業無產階級其實並不是籍由剝奪農民土地產生的。即便如此,相信資本主義經濟下的農民必然走向無產化的學者們,仍然堅持家庭農場實屬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的一部分。他認為家庭農場正以“半普羅農民”的形式向真正的無產階級蛻變。

54. 只要家庭農場的收入能滿足自家消費所需,農民並不熱衷於讓家人出外謀生。然而,耕地面積愈小的農民,愈得依賴額外的工作。促進蔗農土地的零散化,無疑有助於糖業資本榨取半普羅農民的廉價勞力。

55. 糖業資本主義農業家表面上雖處於支配者的地位,實際上卻無法大幅推展資本主義哦生產方式直接控制農村的勞動過程。把農民與他們的生產資料(主要是土地)分離的過程,在日治臺灣並未完成。高度商品化的臺灣農村並未朝向雇工生產的資本主義農業或半普羅農民的形態發展。馬克思與矢內原忠雄所預言的厄運階級兩極分化並未真正降臨。

56. 何以在日資大栽植農場的入侵下,臺灣農民仍能固守家庭耕作方式呢?家庭農場計算的是家人的生活成本而不是工資成本。他們往往也生產所需的糧食。臺灣蔗作家庭農場的土地生產力與制糖會社自營的大型雇工農場相比較之下,竟然也未必遜色。

57. 日治台灣家庭農場在政府及壟斷資本的扶持下,達成高生產力水準;相對的,資本主義農場當時並未如一般所預期的,明顯的展現出生產力上的優越。雖然面對資本主義大農場這般強大的對手,家庭農場終究得以有效鞏固了自己的生存。日治台灣的家庭農場不僅是仰賴“自我剝削”(更密集的使用家庭勞力與低度消費),他們在生產力上的改進也大有助於自己的生存。

58. 在家庭農場繼續頑強存活以及資本主義僱工農場未必能在競爭上佔便宜的事實下,日資糖業如何發展出一套立基於家庭耕作式農業的剝削機制?甘蔗收購成本占了制糖成本的主要部分,原料的價格及其供應的穩定是以成為影響會社利潤的關鍵。甘蔗的價格與糖價緊密關聯,蔗農雖然擔負糖價波動之市場風險,但卻享有糖價上漲所帶來的利益。蔗農借機得以抬高售價,同時也造成甘蔗原來供應的不穩定。

59. 建立壟斷性的原料採集區制,一向讓新式制糖廠頭痛不已的自由市場被壓制住,低廉又穩定之甘蔗原料供應得以確保。該制度不只限制了蔗農的市場權利,也抑制了中小型制糖廠競爭原料的可能。這種高明精巧的設計被稱為“米糖比價法”,目的在切斷蔗價與糖價間傳統的關聯,使蔗農無法分享制糖業在政府特惠保護下的豐厚利潤。

60. 米作部門由於身為政府征斂稅收的主要對象,加上政府偏袒糖業的政策,而在發展商相對的落後。維生作物(在來米)的價格決定了出口作物(甘蔗)的價格,可是出口農產加工業產品(糖)的價格卻不受原料作物(甘蔗)成本的影響。

61. 米(在來米)主要提供本島消費(尤其農民自家消費)所需,其生產力的成長相對落後,其價格的波動也較為平緩,難以跟上糖價漲升的幅度。在這種情形下,拉平蔗農與米農收益的定價機制籍由切斷蔗價與糖價間的關係,壓抑蔗價跟隨糖價上升之趨勢,得以防止蔗農分享糖價漲升所帶來的利潤。

62. 制糖會社與蔗農間的關係並非全屬市場上買賣雙方的關係。會社不只買甘蔗而且放貸資金與生產資料給蔗農。即使甘蔗收購價格也不是純然的價格。分為:預告價格、滑准貼補金、生產獎勵金 三者共同組成。

63. 補助金(包括生產獎勵金與滑准貼補金)之用意不只在確保甘蔗原料的供應,也是督導農民耕作及影響作物選擇的手段。經濟不景氣時,制糖會社運用操縱補助金及預備金的手段,轉嫁損失讓蔗農承擔,景氣時,卻不容蔗農分享壟斷利潤。

64. 日治臺灣的例子顯示,國家與壟斷資本支配下的家庭農場,在重稅以及市場操控下,可以有效貢獻與殖民者的累積資本。在與外來資本形成連屬關係的歷史過程裡,本地既存家庭耕作式農業的內在結構(不是塗照彥的“地主制”)產生了一定的作用。

第三章

65. 生態環境與臺灣近似並同為殖民地的荷屬爪哇,其米糖關係卻以“共生”,臺灣卻是“相剋”的。在殖民地經濟發展過程中,這個“相剋”關係的形成與變化又代表著什麼意義?臺灣的米糖間的“敵對關係”,首先是“爭地”,其次是兩種作物之間因為相對價格的高低而產生“選擇”的問題。

66. 調和說基本上沿襲稻田昌植的論述方式,認為所謂的米糖相剋包括兩方面,一是商品作物與維生作物爭地的問題,二是米糖之間均衡價格難以達成的問題。

67. 在30年代,米早已不是以自家食用為主要目的的維生作物,它主要是為市場而生產的。如果有所謂的爭地問題,也是蓬萊米與在來米之爭。米糖間的“相剋”所指涉的可見是比爭地更深一層的意義。調和說進一步提出的說法是透過相對價格來說明這個“相剋”關係。

68. 由於臺灣作物間轉作容易,農民在選擇作物時對於價格非常敏感,以致甘蔗的價格及供給往往受到對抗作物的影響。米與糖之間並非矛盾、敵對的關係,而是一種不穩定、不容易達成協調價格的關係。

69. 米糖相剋的發生固然有它的政治因素,但它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既存經濟制度下的產物,即殖民經濟結構下部門不平等分工的結果?矢內原忠雄透過帝國主義理論模型來瞭解米糖關係,可說是結構上比較完整的敵對說。米蔗比價乃是以單位面積之甘蔗收穫總價格與同面積的米作收穫總價格相等為原則;即單位面積的米產量乘以米價等於單位面積的甘蔗乘以蔗價,這才是瞭解問題的關鍵。糖業的利益在結構上是與米作部門的發展相互抵觸的,這才是米糖相剋的真意,而不是表面上看到的一個均衡價格難以達成的問題。

70. 在分析不同社會形構內資本主義生產模式對其他非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的支配關係時,Charles Bettelheim區分出兩種支配類型:第一種(直線分解類型)片面強調資本主義生產模式之能動力(而貶抑其他非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為被動的)的作法比較起來,第二種在分析資本主義生產模式仍占主要地位的殖民經濟時,考慮較為周延。矢內原忠雄分析臺灣殖民發展過程時採用的可說是Bettelheim第一種單向分解類型,塗照彥則傾向第二種類型。

71. 塗照彥的論點取法于矢內原忠雄帝國主義理論的整體觀並進一步加以發展,而且從臺灣本地人的立場出發,深入挖掘出川野純經濟模型所不敢觸碰的禁忌:民族對立問題。民族分工的不平均導致這樣的關係,如果日資進入米作部門,米糖相剋是否就不復存在?塗照彥雖然指出了川野的核心問題,卻疏於深入探討不同生產模式間連屬關係的具體機制。米糖相剋非但是部門矛盾的問題,還是農民收入與資本利潤相爭的問題。

72. 在原料需求增加而制糖會社卻不考慮提高單位收購價格以刺激甘蔗供給的情況下,糖業可以透過兩種途徑提高甘蔗的產量。
一、 水準式增產不增加蔗田單位生產量(生產力),只是透過增加甘蔗種植面積來取得必要原料。
二、 垂直式增產是透過蔗田生產力(而不是蔗作面積)的方式,達到同時增加和降低單位原料收購成本的目的。

73. 制糖會社到底會採用什麼方式增產呢?這得視米作部門的發展及農民與糖業資本兩者之相對力量而定。制糖會社為掌握原料來源和確保利潤,往往訴諸一個花費少又簡便直接的辦法:運用非經濟的手段壓抑或阻礙米田收入(即米價與米田生產力)的成長。

74. 部門的“不平等分工”指的是犧牲落後部門以貢獻于先進部門的成長,重點在於外資部門的發展是以土著傳統維生部門的相對落後為代價。這套分析觀點頗能與米糖相剋相互呼應,說明了本地米作部門的發展如何因為外資糖業的利益而遭受壓抑。

75. 與先進國透過市場機制自我調整而達成均衡的經濟發展形態成明顯對照,殖民地在邊陲資本主義下,存在著部門不平等分工及生產力不平均發展的結構性現象。日本帝國主義給臺灣殖民地帶來的並非市場模型所預期的均衡發展(即使從長程來看也不是),而是不平均的發展,在結構上導向部門間的不平等分工及發展的兩極化。

76. 結論:糖業的利潤建立在米作部門的相對落後及不利的交易條件上。筆者認為,從資本與農民的矛盾上衍生出來的部門不平等分工及不平均發展的視角入手。它提供的是瞭解米糖相剋發生的原因和其在殖民發展過程上的意義。

第四章

77. 1921年調查時,共同持份的土地在難以判定特份比率的情形下,就被當成是由持份者均分,1932及1939年的調查卻改成把共同持有者一起算作一戶。計算家戶的單位因共同持份認定的先後不一所引起的混淆,對於土地分配趨勢的評估,無疑有所影響。

78. 1921至1932年間佃耕地的比率顯著降低,從占全島耕地的58.16%降至53.55%。同時期,《臺灣農業年報》哦資料也顯示,自耕農與半自耕農增加了,佃農的戶數及比率則減少了。

79. 總督府一向積極對待的土壟間碾米業,因為利潤率降低下遭日資長期漠視,卻發展出自存之道,結合商業及金融業等多項經濟功能,反倒得以在米生產擴張時頑強抗拒外資的入侵。妨礙土壟間走向現代工廠經營的特性,與商業及高利貸資本的結合,竟成為抗拒日資的有力手段。

80. 在農業及農產品加工業上,不管從流通或生產的過程來看,本地米作部門內的階級支配程度均遠遜於日資支配下的蔗糖部門。

81. 殖民地進口的廉價米威脅到日本米農,迫使其生活程度下跌,引發了1930年代初期農民抗議的風潮。為求安撫政治上的動亂,日本政府花費大筆預算于過剩米轂的收購,以免米價滑落至官定的保證價格下。可是,政府拉抬日本米的價格卻讓殖民地進口米顯得更加價廉物美,反而引致更多的進口。

82. 一反過去1920年代獎勵殖民地米轂增產的政策,要求殖民地政府改采壓抑措施,限制米的生產與對日出口,以因應日本本土因殖民地米進口而加劇的米轂過剩及併發的相關社會經濟困擾。

83. 早先透過大規模公共投資完成的水利系統(主要是為了糖業增產的目的)以及農業基本建設大致已經就緒,加上本地資本自己的資力,臺灣人有辦法維持米的增產。臺灣總督府雖然不情願,但也只好仰賴極多的貼補作辦法,勸誘農民放棄生產稻米。透過補貼甘蔗及其他替代性作物的途徑,來減少米作生產面積,不僅逆勢而行,對殖民政府而言,也是經費上一大負擔。

84. 臺灣出口米生產的擴張不只威脅到殖民母國農民與地主的利益,也威脅到島內日本資本的利潤。糖業資本仰賴原料採集區制度給予的市場壟斷權制定米糖比價辦法,以米、蔗田收入的比較作為收購甘蔗汁定價標準。以保障接近維生米農的收入水準作為交換條件,決定甘蔗收購價格,並輔以預先貸款(前貸金)等手段,勸誘農民種蔗,而得以掌握穩定且廉價的原料供應,獨攬行政及關稅保護下的超額利潤。

85. 反噬:過度依賴米作部門的相對落後與停滯作為利潤來源的機制,造成糖業資本在1925年後米生產大幅擴張及交換條件顯著改善的情況下,反而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

86. 米生產本來基本上是維生式生產,因為利潤微薄,日資棄而不顧,才得以留在本地人手上。等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日本對臺灣米的需求竄升,米的生產和交換變得有利可圖時,日資想要插手控制,已經後悔莫及。

87. 不只是日資糖業與本地地主、土壟間資本有利益衝突存在,日本在台資本也分別因其與米、糖利益的關係而分屬不同陣營。1925年後米出口及生產的擴張,米農生活水準的上升導致蔗農與糖業資本間的矛盾激化。農民運動裡,階級意識與受壓迫民族意識往往揉在一起。佃農與土地所有者通常一起參加農民組織,抗拒以糖業資本累積為中心的殖民剝削。

88. 1939年進入戰時體制,通過《臺灣米轂輸入管理法案》,即米專賣。1930年代的合作社運動在米作部門得到殖民政府大力的贊助而迅速推展,各地紛紛成立農會和及合作倉庫,以處理農產品及生產用品的買賣、倉儲、加工、信貸、甚至出口。這些經濟活動和土壟間及日人米出口商的業務明顯抵觸。

89. 農業生產者有農會與合作倉庫作為他們的集體代表,從事商業、加工製造、信貸等經濟活動的整合,從此不至於孤立的面對市場及資本的宰製,抗拒高利貸。但設立農業合作組織整合產、銷、信貸,主要的目的不是在保護米農免受商業資本及高利貸資本的剝削,而是為了加強政府對米轂生產與流通的掌握,並削弱本地土壟間資本的控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